新聞資訊
聯係PokerStars

西安PokerStars新材料有限公司

電話:029-84593545

傳真:029-84592316

地址:西安市蓮湖區西稍門開元商城3單元804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動態

中國經濟的最大威脅是特朗普降稅

發布日期:(2017/1/22)   點擊次數:462

中國經濟的最大威脅是特朗普降稅

自從特朗普當選後,全球經濟已經開始發生悄然變化,逐利的資本開始做多美國,僅僅美國和中國股市、匯率、國債的對比反差就很大。1215日美聯儲宣布加息。美國股市道瓊斯指數上漲到了曆史最高點19975點,美元指數上漲到了103。對應的,中國股市上證綜指從3400點下跌到3129點,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6.78跌倒了6.95

 

      按競選時期言論,特朗普上台後估計將推行美元加息、資金回流、貿易保護、企業減稅等措施,要求企業留在美國或把境外工作機會遷移回美國,吸引外國企業投資美國實體經濟,開展國內大規模基建。這些逆全球經濟一體化且看似矛盾的政策導向,在資本與投資機構看來存在預期機會利潤,逐利的資本一定是兩其害取其輕,謀求最大公約數。

 

      目前看來,特朗普經濟策略的一些主要導向將對全球和中國經濟帶來重大影響。

 

      其一、美元升值將給許多國家經濟帶來危機。曆史上每一次美元指數上漲超過100,都會有其他國家積累的經濟泡沫被引爆,而目前美元指數是103。美元升值將消耗中國外匯儲備,帶來外源性通脹。

 

      其二、美國未來若開展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也會導致全球大宗商品的需求增加、價格上漲,使中國進口所需外匯增加,也會給中國帶來外源性通貨膨脹。

 

      其三、全球和中國經濟麵臨的最大威脅,是特朗普把美國公司稅降到15%。在美元加息升值的背景下,全球流動資金本來已經開始回流美國,隨著美國經濟前景向好,企業大幅減稅、盈利預期提高,這會一下子導致全球資金湧入美國。如果中國沒有提前做好應對措施,逐利的資金將撤離或逃離中國,美元流出中國時,人民幣不僅麵臨貶值壓力,前期超發的人民幣也會因外匯儲備占款驟然減少大約六萬億人民幣的市場流通,而造成國內貨幣市場上流動性緊張。這是攸關中國未來經濟的最大威脅。

 

      當然特朗普經濟政策不是無懈可擊,存在許多內在矛盾,美元加息同樣會衝擊美國的實體經濟,同時未來特朗普將發行國債來大規模重建基礎設施。國債和發鈔應維持在合理區間,但是美國國債總額高企,外國債權人擔憂美國國債增發,將減持美國國債。美元升值與美國出口、增發國債是相矛盾的,特朗普政策執行有可能打折扣或者不符合預期。

 

      目前,中國與美國的經濟還是存在較大差距的,特別因近兩年人民幣對美元貶值所造成的差距在逐年加大。2014年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17.40萬億美元,中國的GDP10.40萬億美元,差距是7萬億美元;2016年中國GDP總量將是10.386萬億美元,假設美國2016GDP同比2015年增速是2%,則總量將是18.227萬億美元,中美GDP總量差距將擴大到7.841萬億美元。盡管中國GDP增速比美國GDP增速高,但由於匯率因素,實際上中國與美國經濟總量的差距在擴大。

 

      為維持人民幣匯率穩定,中國外匯儲備消耗了近六千億美元用於幹預人民幣貶值。從2014年二季度末至20161130日,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05萬億美元,不到兩年的時間,中國外儲下降了9400億美元,這在全球金融史上是前所未見的,人民幣貶值對外匯儲備是長期消耗戰而不是短期速戰速決。

 

      另外,中國當前企業稅負過高,分稅製改革以來造成的央地稅收和支出比例的不合理。稅負的高低影響企業的市場競爭力,但並不是構成企業競爭力的唯一因素,影響中國企業出口競爭力的因素有幾大方麵,生產原材料的成本,人力資源成本,房租與辦公成本,產品科技含量,質量和設計水平,這些也都影響著中國出口產品與服務的價格。另一個影響因素是歐美日發達國家針對中國出口設置的貿易保護政策。

 

      中國在匯率、利率、國債、人民幣發行、稅率、增強中國企業全球競爭力的配套政策方麵有哪些選項呢?中央經濟工作會議1214日在北京舉行,習近平總書記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指出著力防控資產泡沫,抑製房地產泡沫,也要防止大起大落,確保不發生係統性金融風險。

 

      其一、中國超發的貨幣需要通過釋放流動性去杠杆的過程。央行如果采取降息,降準,有利於向市場釋放流動性,但是會造成泡沫的繼續累積,以及泡沫破裂時對金融機構的係統風險。人民幣升息有利於維持人民幣匯率穩定,但是人民幣升息影響去杠杆,會刺破資產泡沫,造成惡性硬著陸和經濟衰退。美元升息,人民幣不能立即升息,超發的貨幣需要一個去杠杆的過程,去杠杆的過程的初始階段需要有更多的貨幣流通才能幫助企業完成去杠杆。加快中國資本市場建設和擴容也是吸收中國M2貨幣超發的好途徑。

 

      其二、中國國債和政府部門債務占GDP比例相對不高,有進一步發行有空間。截至2015年底,我國債務總額為168.48萬億元,全社會杠杆率為249%。政府部門債務率將達到57%。中國國債和政府機構債務餘額占GDP的比例相對美國來說還算比較低的,中國發行國債尚有空間。

 

      其三、美國貿易保護可能會要求人民幣升值,有利於匯率穩定。另一方麵,美元升值會造成美國的貿易赤字問題更加嚴重,隨著美國貿易保護主義的聲音增強,特朗普有可能會再次要求人民幣升值,中國采取各種措施保障人民幣不貶值是比較被動的,可以考慮從政治層麵適時同意其升值要求,這會有助於人民幣匯率的穩定,匯率的穩定有利於中國提高國債發行額度,實施積極的財政擴張政策。

 

      其四、減輕企業稅負,動態調整稅收結構的不合理。中國稅收結構不合理之處體現在:一是分稅製改革後中央財權巨大,地方事權大而稅源少,不得不依賴土地財政;二是與美國的個人所得稅為主源不同,增值稅代表的流轉稅是我國的主稅,向環節增稅更阻礙了經濟流動。中國是世界上企業稅率比較高的國家,如果加上各種費用及其他負擔,企業承擔的稅費成本就更高了。

 

      如果美國企業稅率降低到15%,中國應提前做好應對準備,為吸引外資,稅收環境應該對資金友好,與美國共同成為全球資金的避風港。

 

      其五、改善中國人力資源成本大幅度上升影響中國企業出口競爭力的因素。最近被廣泛引用的美國波士頓谘詢集團(BCG)報告《全球製造業的經濟大挪移》,聲稱中國的製造成本已經與美國相差無幾,其算法是不夠科學的。但中國人力資源的逐年減少和人力成本的逐年上升確是不爭事實,確實影響了中國企業出口競爭力。中國政府和企業對於人才的引進不應隻著眼於國內,一方麵要建立類似於美國的綠卡製度,從全世界引進高端人才;另一方麵要鼓勵企業到國外設立研發中心,對於國內一時緊缺的科技人才,可以在當地雇傭,研發高新技術產品,加速企業搶占科技製高點的進程;同時,在東歐,印度,巴基斯坦,尼日利亞等人口豐富的地區建立製造中心,以及外包的方式,充分利用當地低成本人力資源,發展中國經濟,降低中國企業的經營成本,提高效益。中國完善勞動法也可以提高企業用工靈活性和提高競爭力。

 

      其六、發揮中國自身優勢,提升國際核心競爭力。中國的製造業優勢主要體現在成熟全麵的工業體係和產業聚集配套優勢,人工智能和自動化時代來臨,未來中國會有很多工作職位被機器人和自動化取代,人力資源會逐漸釋放出來。

 

      麵對全球市場的科技競爭力方麵,中國企業的實力並不弱,以人工智能、大數據、機器人技術為例,中國與美國相比差距並不大。在獲得政府和社會金融資源的支持後,中國人工智能產業可以與美國同台競技。

 

      中國經濟從內部來看,存在著地區發展的層次轉移空間,和消費升級驅動的產業升級空間,消費在中國經濟中的貢獻率已經達到了接近70%,高科技,現代製造業,傳統工業,普通消費品,服務業,金融行業的各個分支,在中國各個市場層次都會找到相應的市場空間,隻要企業有利潤,市場自發的驅動力會使中國經濟仍然保持活力。從外部來看,中國可以利用投資海外市場,從海外國家和地區,向實施貿易保護政策的發達國家出口產品和服務。

 

      其六,一帶一路可以擴大人民幣的流通和貿易結算,國外政府和市場對人民幣的實在需求,也相應的會需要和吸收人民幣的一部分發行量,有助於中國進口資源時候減少外匯的支付,降低外匯匯率波動帶來的貿易風險。人民幣貿易結算對一帶一路國家的互惠互益,如果中國經濟減速和進口減少,對大宗商品價格是利空,會導致有些國家陷入經濟危機。人民幣貿易結算圈的形成,有利於穩定相關國家的經濟和收支平衡,是互惠互利的好事。

上一篇:法國JEC World展會將於3月14日~16日在巴黎維勒班特展覽中心舉行,JEC集團自豪地公布了1 下一篇:美聯儲於本月15日淩晨宣布加息25個基點,加息引發的資本外流對中國股市及大宗商品有一定影響